为残疾人正名,称特族人文明
作者: 匿名 提交时间: 2016-03-10 11:47:34 (点击数:144次)  
       为残疾人正名,称特族人文明 西藏的代表提议认为残疾人在社会上容易造成误解和歧视,建议能不能改个名字,回避残疾人这三个字。 的确,那称呼,对于我们残疾人的自尊心来说是伤害的 2011年3月两会会议召开了,全国人大代表,远东慈善基金会理事周森联名十多位代表向两会提出“为残疾人正名,还身障人尊严”的建议,认为从法律法规上把身体有缺陷的“残疾人”改称为“身障人”,从称呼上为“残疾人”正名,还他们更大的尊严。中文里面,“残”的释义:“害,毁坏,不完全,余下的凶严”,而“疾”的释义是“病,痛苦,疼痛,痛恨,迅速猛烈”,过去把残疾叫残废,有明显的歧视含义,伟大的科学家钱学森因有“残而不废”的事例而给国家建议修改称呼:残疾人。虽然他为我们着想,反映了他对我们残疾人的能力的信任。作为残疾人,我们应该感谢他。但是那称呼仍然存在误解歧视的情况。 聋人持残疾人证,别人却误以为是肢残人,有的人说聋人算不是残疾人。高中时我听说,一些素质低的人拿“残疾”两个字嘲笑残疾人;心理学家曾说过了,生理的残疾固然可怕,但心理的残疾才是你的人生的真正的致命伤。这句话间接暗示“残疾”两个字,是新的词语,同时有消极的释义,可以说是,残疾的人;一些家长教育孩子不能称残疾人,特殊的活动禁止称残疾人,包括田径赛和普通学校高考,高考时用过了陈谓——特殊学生,听障学生,视障学生,等用来称呼残疾人,说明了政府社会学校对残疾人的称呼有正确的认识——残疾人=蔑称。 社会用过了称谓,如“身障人”“残障人”“障碍人士”等,用来称呼残疾人,对于这称谓,我认为仍属于蔑称,“残”“障”这两个字,也是贬义的,没有修饰,是直接的。 党十八大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有一个关键词:文明。 文明是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应对残疾人的称呼的文明修改。 那么,健全人的反义是残疾人——褒义的反义是贬义,当然,贬义对残疾人社会所表达的不文明称呼。 因此,文明的称呼是社会文明与进步的要求,那么,在中文语境下,究竟哪种称呼最能地体现残疾人的尊严,最受残疾人及其亲友欢迎? 对于这问题,我花了两年研究,到大学以后想到了新的称呼——特族人。 特族人的“特”的解释是,特殊,这意义深刻,比如特殊教育需要人,社会将会有特殊需要人的政治,而且“特殊”的含义:残缺不全,不同于健全人一般的健康,却有自己的优点,也代表身障人。“族”,是我们残疾人在生理上缺陷,却有共同的群体。除了此之外,“特族人”还解释:“特殊民族”,是指我们残疾人文化教育语言生活等方面和正常人有特殊的区分,健全人尊重我们的特殊文化,就像我们尊重苗族的文化一样! 特族人的称呼是修饰的,而且是褒义的,表达对特族人的称呼的文明,利大利弊,最大的好处是给文明的国家实现社会面层的价值目标——文明的社会。 前国家主席刘少奇曾说过我们应该注意自己不用言语去伤害别的同志。因此,我们应该对我们残疾人用新的称谓——特族人。 (请大家评论自己对特族人的看法,我手机号,15959431269 请短信联系,谢谢)
 南京市残联 于 2016-03-14 15:58:02 回复
        你好:
最近几年来,残疾人维权的声音此起彼伏,尤其是来自民间的声音已经在残疾人维权事件中成为主力,甚感欣喜。其中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个就是对残疾人三个字的看法,有一些人认为残疾人也带有歧视的意思,认为应该改成残障人或其他称谓。今天你来信提出一个全新的称谓 ——“特族人”。
一、中国首部《残疾人分类和分级》国家标准(GB/T26341-2010)于2011年5月1日正式实施。该标准规定了残疾人残疾分类和分级的术语和定义、残疾分类和分级及代码等。《残疾人分类和分级》规定:残疾,是指身体结构、功能的损害及个体活动受限与参与的局限性。残疾人,是指在精神、生理、人体结构上,某种组织、功能丧失或者障碍,全部或部分丧失从事某种活动能力的人。残疾类别,包括视力残疾、听力残疾、言语残疾、肢体残疾、智力残疾、精神残疾和多重残疾。残疾程度,各类残疾按残疾程度分为四级,残疾一级(极重度)、残疾二级(重度)、残疾三级(中度)和残疾四级(轻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规定:“残疾人是指在心理、生理、人体结构上,某种组织、功能丧失或者不正常,全部或部分丧失以正常方式从事某种活动能力的人。”《残疾人权利公约》:残疾人包括肢体、精神、智力或感官有长期损伤的人,这些损伤与各种障碍相互作用,可能阻碍残疾人在与他人平等的基础上充分和切实地参与社会。
二、残疾人到底以怎样的称呼才算最合适?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觉得现在这个问题暂时还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国际上对残疾人的称谓也各不相同。最重要的是一个人从普通人到身患残疾后,有一种心态转换似乎是不必要的,就是被标签归类的心态。譬如有位残疾朋友取得了成绩,大家多给他一点鼓励的掌声,难道不是人情之常么?假如他觉得别人是在给他贴标签,那他是否过于敏感了呢?还有人们提到他是个残疾人难道有悖事实吗?假如确有那么一缕阴云的话,也是他敏感伪产物。试想这敏感若多起来,谁跟他说话能不提心吊胆百般戒备呢?这样下去哪还有平等可言呢?我们坚持,一切人不管其肉体和社会职能有什么不同,他们的精神(或说灵魂)都是平等的,因而他们生于斯世,所应享有的权利和所应尽到的义务也便是平等的。
三、“残疾人”这个称谓需要不需要修改?如果修改 “残障人”、“身障人”、“残障人士”、“特族人”哪个词能真正成为大众认可,我们认为还有待商榷。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如果要用“残障人”或“特族人”等新词替代“残疾人”称谓,不是哪个人的行为能够决定。需要从法律层面去更名,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的更名,《残疾人权力公约》的更名等等。最后还要通过官方发布公告,例如通过国务院残工委或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发布公告。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现任中国残联副主席吕世明提出“废字与我无缘,强音做我们主旋”的口号。“残废人”这个带着传统农业社会烙印的称谓随之退出历史舞台。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国社会经济飞速发展,思想观念长足进步,我们相信对残疾人的称谓和相应的观念也会与时俱进。鉴于更名事宜比较繁琐,需要经过一定时间和程序,希望你能理解。
再一次感谢你对残疾人事业的关心与支持。祝你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2016年3月14日